主题: [原创]古玩商自揭黑幕——造假水平惊人

  • 作者:haolanglan
  • 阅读:2656
  • 回复:0
  • 发表于:2011/10/23 19:03:57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泰安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现在的古玩市场上,95以上的古玩都是赝品,文物造假风越来越盛。一位进入此行40多年的业内人士张先生向笔者透露,和全国一些古玩市场相比,京津古玩市场造假之风比较严重,甚至现在的不少拍卖行也都混入了大量赝品,成为赝品的集散地。


一.利润驱使造假盛行
在沈阳盛京古玩城,一个专门经销瓷器和杂项的古玩店主坦言,他店内的东西从上万元到几百元都有,绝大部分都是现代仿品。“一般都是卖给不懂货的外地人,就算发现有假,事后来找也不认账。要是认识的行里人来淘货,给他们看的就是另外的货物了。”分析沈阳古玩市场造假盛行的原因,沈阳收藏家协会副秘书长李晓旭表示,主要是古玩市场的利润十分惊人。
拍卖市场上基本是一年升值30-50,有的文物过两年再拍,就能升值一倍,这种情况必然刺激民间收藏越来越火,但是经过近30年市场运作,有品质的文物已经不多了。面对庞大的市场需求,造假产业自然越来越兴旺,所以市面上所谓的文物商品,大量的都是仿制品,真品只能越来越少。业内人士和专家一致认为,大量赝品充斥市场对正常的艺术品收藏与交易造成了极大的冲击,一方面是藏家不愿出货,另一方面是买家望而却步。
二.造假水平令人惊讶
近日,在沈阳张先生的介绍下,笔者与古玩市场上一个专门经销赝品的叫老孟的人取得了联系。因为是熟人介绍,老孟对笔者坦言,他以前就干过古玩造假这一行,后来收手不干了。据他讲,他现在店里卖的货大部分都是赝品,就连20世纪初民国时期的古玩都没有。他一般都是从兜售赝品的小贩手里进货,而这些小贩则直接从造假者手里进货。“有的是本地人仿造的,有的是从外地而来,像这种古钱币,就是我从天津杨柳青个人开的小窑里上的货。”
沈阳的造假队伍到底有多大?业内人士告诉笔者,目前在沈阳从事文物造假的至少在百人以上,这个数字还是保守的,而其中高手也有10多个,他们通常都有专门造假的窝点,而且水平很高,在胎质、色彩、纹饰等各方面完全可以以假乱真,就算行家也很难辨别真伪。张先生就曾去过位于于洪区的一个制作点买过高仿品,对于其造假水平,张先生都感到佩服。“一间小破屋,一个小炉子,就能做出逼真的高仿品,你真是不服不行。我当时一下子就买了3万多元的货,做得太精致了!转手就卖了20多万。”
三。古玩造假组织严密
对于笔者提出介绍造假者的要求,张先生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们这个圈里的人互相都认识,我不能‘出卖’了人家啊!再说就你这样一点不懂古玩的,想见也见不到!”据他透露,这些造假商十分警惕,没有熟人介绍根本搭不上线,就算与他们取得联系了,对方也会就古玩方面知识攀谈半天,如果没这方面知识,根本无法取得对方的信任。
据张先生讲,随着造假产业的兴旺,造假者的分工也不断地细化,这些造假机构组织严密,分工越来越细,销售渠道固定。他们之中有专门负责制造赝品的,有负责联系买家的,一些大的造假者还雇人负责去经销商处兜售。
造假市场从过去的个体造假变成了团体造假,从生产到出货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化链条。“有时候这边刚出土一件宝贝,没过三四天就出来仿制品了。”据业内人士讲,造假者内部组织十分严密,做工精美的高仿品都销往海外,而中、低仿品则更多地流入了民间。
四.一把木椅拼成四把
故宫博物院古典家具专家胡德生表示,由于各类古代艺术品行情一路看涨,古典家具也和其他各类藏品一样,大批赝品充斥市场,做假手法也越来越高。例如造假者知道有些收藏者会根据专门研究机构出版的图录去对照搜集,于是就有人专门照着图录仿制,哪件家具发表了,市场上立刻就会有。
从事古代家具买卖的安徽商人倪某说,有些利欲熏心的投机分子,甚至不惜破坏珍贵古家具的原物。就是将一件古代家具拆散后,依构件原样仿制成一件或多件,然后把新旧部件混合,组装成各含部分旧构件的两件或更多件原式家具。最常见的实例是把一把椅子改成一对椅子,甚至拼凑出4件,诡称都是旧物修复,都按旧物的价钱卖出去。
五。三千年前的“唐三彩”
上海收藏界一位资深人士向笔者透露,目前上海市场上85%的瓷器是赝品,另外10%是补货(即用特殊技术将瓷器碎片修补而成),只有5%才是真正的“好货”,而“好货”中的传世精品可谓凤毛麟角。
中国古陶瓷学会名誉会长朱伯谦是南宋官窑、元代哥窑、宋元龙泉窑专家。他向笔者介绍,瓷器是古物,即使现在要仿,也要按照古代的方法去做。“一般瓷器造假分两步完成:第一步是按照古代的样子将瓷器做出来;第二步是将它做旧,以表现它的‘古’韵。”
随着鉴定科技水平的不断提高,假货科技含量也“水涨船高”。例如,热释光技术是目前国际鉴定瓷器和陶器常用的科技手段——通过观察器物在射线作用下的不同热释光的光谱,就可以断定文物的绝对年份。然而中国文物学会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贾文忠近期却遇到一件“颠覆历史”的“唐三彩”瓷马,经该方法鉴定,此器物竟为三千年前的出土品!后经调查,并非唐朝之前就出现了“唐三彩”,而是造假者发现使用X射线,照射器物与热释光测年份之间存在定量关系,破解了高科技鉴定手段。这匹现代“唐三彩”瓷马只是被照射过头了而已。与以新充旧品相比,“补货”更难鉴别。造假者到各地古窑场遗址搜罗大量“垃圾”残片,最后拼凑成一件完整的赝品。即使科技鉴定专家采用多点取样的办法,得到的分析结果也一样是“真品”。据了解,一件普通的官窑赝品如成功通过鉴定一关,平均获利超过20万元。
六.凉茶熏出的“无价宝”
故宫博物院书画组前组长潘深亮介绍,近年来,书画造假的逼真程度让专家也防不胜防:“早年徐邦达、谢稚柳等老一辈大家曾总结出大量鉴别仿造书画的方法,但近年来随着科技水平的不断提高,仿造水平让专家们惊叹。照排复印、幻灯投影、墨刻水印等现代印刷手段被造假者广泛应用,有些印刷出来的书画几乎看不出油墨的痕迹,极为逼真。目前,北京、上海、广州等书画交易活跃的城市,假货泛滥可谓一言难尽……。”市场上几乎95以上的书画是假货!外行人根本不知道业内的情况。
一名广东文物商人还透露,目前书画造假者还“开发”出大量耸人听闻的技术,如将字画挂在墙上,墙底放置一口装满王老吉凉茶的大锅,燃火熏煮,用凉茶蒸发的气体将字画熏黄,令宣纸和颜料松脆变质,加速陈化。也有造假者将真古画上不出名的作者的印章剜去,补上伪造的名人刻章鱼目混珠,或者将落款年限推前。有人看到书画被虫蚀食的痕迹就以为是真品无疑,其实,这很可能也是人为的。一些造假者为求效果“逼真”,甚至专门养虫养鼠来嘶咬书画新作,目的就是为了用“蚀食痕迹”来掩人耳目。
更为先进的“珂罗版印刷”技术的还原色彩能力非常强,且直接印刷在传统作画用纸——宣纸上,其印刷出来的书画作品与手绘无异,能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有些造假者还在仿品上略略添绘一些水墨,造就手绘的“质感”。
七.玉器、青铜器:“技术升级”
中国收藏家协会理事王旭平从事玉器收藏已经有二十多年,“上过一些当,终于炼成现在的眼力。我曾到安徽、苏州等地的仿古制品点实际调查过古玉仿制方法,我认为只有看过如何制造仿品,才能从原理上辨识假货。现代的玉石经过酸液处理之后,用茶水或者机油浸泡,然后放在火上烤,可以掺入颜色,‘模拟’真古玉因常年埋在地底,而渗入的杂质和发生的天然肌理变色,即行话讲的‘土侵’、‘朱砂侵’、‘铁侵’等。”
王旭平说,除了这类造假方法,更高明的手法是用古玉料造假,“那就更难辨识了”。他介绍,仿辽、金、元的和田古料赝品,一经售出可能获利几十万元甚至几百万元,这是造假者仿造猖獗的“原动力”。在这种暴利的驱使下,造假技术可谓日趋完美。
商周时期青铜器铸造采用的是泥范法,上个世纪80年代初,中国专家发表了系统探讨泥范法铸造青铜器的一批论文,查看青铜器物上是否有范缝,就成了鉴别真假青铜器的主要标准。但上世纪80年代末以后,专家们发现新造的赝品青铜器几乎都采用了泥范法。上世纪80年代中期青铜学研究专家们发现,古代青铜器铸造中常常会使用一些金属垫片对泥范进行固定。因此通过X光透视,在商周青铜中往往可以发现铸造过程中残留在器物中的垫片。这又成了文物专家鉴定青铜器的新标准。然而论文发表以后,上世纪90年代初,市面上就可以看到含有垫片的仿制青铜器了。介绍这些情况的中国科学院传统工艺与文物科技研究中心主任苏荣誉说,现在青铜器鉴定主要看器物锈蚀情况,“这一手段能管用多久,没有人知道。”
“虽然有经验丰富的‘高手’,但我们认为目前国内的文物市场还需要培育,我们需要对普通民间藏家进行培训,以提高他们的鉴定水平、欣赏水平和收藏水平。目前国内文物市场还不够规范,“过于浮躁,不仅体现在古文物交易上,也包括现、当代艺术品市场。有的现、当代艺术家看到市场上自己在参加各种即兴活动、命题作文时留下的作品,觉得不满意,也会说是赝品。他们过多地介入商业活动,失去了艺术创作的心境,这让整个市场越来越浮躁了,只有作者、藏家、市场都理性成熟了,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才能真正跟上国际水平。”
  
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不再提供回复功能,请勿尝试回复!!